他做的紫砂壶,价格高达100万还一壶难求,快来一睹真容

时间:2022-11-06 00:33:15 | 浏览:79

紫砂壶是为茶而生的器物。/ 《紫砂壶》紫砂©高振宇No1 · 壹 · 高振宇—高振宇从小出生在宜兴的陶艺世家,父亲与母亲都是我国紫砂壶艺泰斗顾景舟最得意的门生;高振宇也在18岁时,被顾景舟破例隔代收为关门弟子。身在紫砂世家的高振宇,按照一般



紫砂壶是为茶而生的器物。/ 《紫砂壶》

紫砂

©高振宇




No1 · 壹 · 高振宇


高振宇从小出生在宜兴的陶艺世家,父亲与母亲都是我国紫砂壶艺泰斗顾景舟最得意的门生;高振宇也在18岁时,被顾景舟破例隔代收为关门弟子。


身在紫砂世家的高振宇,按照一般的逻辑,本应该一辈子在宜兴做壶,这样的壶早就可以卖出天价,他自己该有的荣誉也都能拿到,但他并没有走这条既定的道路,而是选择不断地“出走”。


而改变这一切的人,还要从高振宇还是学徒的时候说起。


有一天,一位名叫李茂宗的华侨陶艺家来到了高振宇所在的紫砂厂,为大家们表演陶艺作品的制作过程,他先是找了几块大木板,然后将泥在手里绕了几下,“啪”,甩在了木板上,作品就算完成了。


厂里的人们都愣在那里,说作品裂了,而李茂宗却说:“这才是我要的作品,裂痕也是一种美。”这次经历,对高振宇带来了巨大的冲击,在顾先生严谨并高超的技艺里,有裂痕,作品就是破了、坏了,而李茂宗却不以为然地认为裂痕也是一种美。


高振宇越发想知道这“破坏”背后的真相与道理,于是,高振宇考进南京艺术学院,成为了一名大学生,通过在这里四年的专业学习以及在图书馆里的大量阅读,让他大开眼界。


“我记得在去南京上学那一天,顾先生有些不舍、不愿意,叹息道:“你还不如在我这里学习呢!”


毕业后,高振宇放弃了到中央工艺美院继续深造的机会,东渡日本,继续探索“现代陶艺”背后的真相。


高振宇回忆,1990年东渡日本后的日子苦不堪言,他用了一个词来形容在日本起初的日子:“重新投胎”。


初到日本的半年里,高振宇在日本著名的陶艺大师辻清明的工作室里当学徒。寒冷的冬日里,需要用脚去踩泥,泥巴上可以看得见冰碴子,他感觉冷,师父却对他说:“踩踩就热了”。


脚踩在冰碴子上,钻心的凉,高振宇却不后悔,时至今日,他都觉得吃的那些苦,值!


半年后,高振宇再次考入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工业设计系陶瓷专业攻读硕士,师从日本著名的陶艺大师加藤达美。那时的高振宇因为没有学习过拉坯,只能在一楼和大一的学生一起学习。师傅对他说:“什么时候拉完一万个坯,再上二楼与我们一起工作。


高振宇没有觉得委屈,去了一楼,并且,真的拉了一万个坯。拉坯的时候,没钱买泥,枕头大的一块泥,意味着他得吃四顿饭钱。同室里,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拉坯时,泥一塌下来就会扔,于是,他就去捡,他把捡来的各式各样、各种颜色的泥混在一起,继续拉坯,不亦乐乎


那个时候,他才发现,自己骨子里对泥土的热爱正在被唤醒,泥土在他手里很听话,连导师都不相信他之前没有学过,到最后,他的作品得了第一。


国内有很多人觉得高振宇傻,抛掉中央工艺美院的研究生学业,不顾及宜兴紫砂繁荣的市场,跑到日本受这份罪、吃这份苦;


只有高振宇心里清楚,他是带着那个问号来日本的:“现代陶艺”背后的文化到底是什么?


后来,他在日本现代陶艺运动的发起人——八木一夫的作品里,找到了答案。


日本留学期间,高振宇接触到了大量八木一夫的作品,他看到八木一夫在脱离陶艺实用性而纯粹表达泥土本身的同时,也将自己的身心乃至生命融入到创作的过程中


面对这样的作品,这种创作精神,高振宇之所以不感觉到吃惊,因为他曾经在顾景舟先生的紫砂作品里感受到过这样的精神力量,这不正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核心精神——天人合一!


那一刻,高振宇想起了1985年的秋天,他去南京艺术学院读书时,顾景舟先生对他语重心长说地那一句:“你还不如在我身边学习呢”。


高振宇也是在那时候,终于意识到中国传统文化与工艺的意义。


1993年,高振宇拒绝了日本政府请他加入日本国籍的邀请,从日本留学归来回到中国,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,创立了陶瓷艺术创作研究室。当高振宇再一次回到顾景舟先生身边继续学习紫砂工艺时,顾先生这一次开怀地跟孙子说:“洋墨水都喝过了,你说吧,这一次,你想跟我学什么?”而高振宇却让爷爷教他紫砂壶里最传统的一款掇只壶的制作工艺。


No2 · 贰 · 紫砂的传承


高振宇的父母、岳父、岳父兄长均为紫砂壶泰斗顾景舟传人,高振宇从小便称顾先生为爷爷,顾先生亦把他当自己的亲孙子一样对待。


直到现在,高振宇仍然保留着顾老对待学生的态度和教导方法;想做紫砂壶,必须先从“扫地开始”,再拉坯一万个杯子,打好基础。


当年跟顾景舟先生学艺时,高振宇也是从扫地开始,在看似简单重复的日常中,摸索工艺,培养心性。


“顾老要求我每天手工做3.5把壶,比用磨具生产还要好还要快。当时我们意见还很大,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。后来才知道只有经过这样的训练,才能保证日后创作的流畅性。”高振宇说。


日复一日的扫地过程,确确实实有必要,这是一种修炼的过程,需要大量的去做,反复的去做。


高振宇一直坚信:“徒弟不不能乱收,我们得对得起师⽗,对得起这门⼿手艺,对得起看得起自⼰作品的人,对得起自⼰”。


如今,高振宇已经收徒多年,但一直没有专门教授紫砂壶某一项工艺,只是让徒弟们帮着打下手,和泥、捶打等工作。


就连徒弟使用的每件工具,都是他们亲手制作的,从选料到打磨,高振宇只做指导,经过日积月累的相处,慢慢产生默契,好像真的可以传递自己的“手考足思”。


高振宇说:“他们用的杯碗都是自己做的,这样他们就可以知道它的瑕疵在哪里,下次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
“匠人亲手制作的器物,里面有他的情感,这些是拿到手里的那些人能感受到的。这是一种器物起到的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的方式,比微信要令人愉悦。”


高振宇对于徒弟而言,既是学业上的师傅,又是生活中父亲。


“匠人精神遍地都是,但缺乏的是有精神的匠人。”高振宇在创作上不拘于泥,不拘于形,从器物的使用和传统文化的根源出发,通过器物传递情感,率性而为,追求生命的张力与人性自由的气息;认为传承最重要的是理念的传递。


No3 · 叁 · 回归泥土的生命力


高振宇说,二十年来,他一直在通过国内、国际的各种展览,用自己的作品与大家沟通、对话,这些年,他惊喜地看到了中国现代陶艺市场的变化。


二十年前,他去景德镇,想请名师为他创作一套喝茶用的器皿,名师都会拒绝,认为真正的艺术是用来放在博物馆或者藏家家里供人欣赏的,生活用品都很廉价;


而如今,当大家都接受并认同了“生活器皿放入心”也可以是艺术的审美